宁波华宇顺商贸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4-8228799
邮箱:service@amassauto.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杨再舜:公路乱收费乱罚款何时了

编辑:宁波华宇顺商贸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杨再舜:公路乱收费乱罚款何时了

原文标题:《惊天奇闻大案皆是公路乱收费乱罚款惹得祸》

2010年10月17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时建锋: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为牟取非法利益,非法购买伪造的武警部队士兵证、驾驶证、行驶证等证件,并购买两副假军用车牌照,悬挂到自己购买的两辆自卸货车上,雇用他人驾驶车辆,通行郑石高速公路运送沙石,累计骗免通行费368万多元。

2010年12月21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中院以诈骗罪判处时建锋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万元,追缴时建锋违法所得一切财物。

2011年01月17日,河南省高院和平顶山市中院联合召开发布会,通报“河南农民时建锋诈骗368万元高速公路通行费被判处无期徒刑”案最新情况。河南省高院党组认为,平顶山中院在审理河南农民时建锋诈骗368万元高速公路通行费一案时,存在审查不细、把握不严等问题,决定对4名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其中,主审法官被免职,主管副院长被停职检查。

目前,时建锋弟弟时军锋已投案自首,承认哥哥顶替入狱,案发后曾有人向他承诺,时建锋很快可以被放,他还曾向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行贿……平顶山中院在审理时建锋诈骗一案时,存在审查不细、把握不严等问题,损害了法律的尊严和司法的公信力。与此同时,这一震惊中外的欺世离奇大案还涉及到军警、路政和收费站公职人员共同犯罪作案的腐败丑闻。但国人并未为此而痛恨所谓的犯罪分子时建锋及时军锋兄弟俩,而是充满了同情之心,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古今中外前所未闻的离奇冤案。追根溯源,这都是中国公路乱收费乱罚款惹得祸。

据相关报道,在其8个月的偷逃过路费期间,如果正常缴费,需缴纳90万元,而其利润才有20万元,得赔本70万元;第二,如果要保证有利润,就得超载,而超载又面临高额罚款,还是这位河南农民,在其368万元涉案金额中,仅罚款就达278万元,两项相加,河南农民就得赔本348万元。

有数据显:目前,我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近达到7.5万公里,仅次于美国(美国拥有约10万公里高速公路,居世界第一),位居世界第二位。全世界有收费公路14万公里,而其中70%在中国,中国收费公路超过10万公里。然而,中国高速公路高收费、高额罚款、高油价、高腐败却列居世界第一,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制约瓶颈。在经济发展中,如果产业链上各环节的利润收益不公或者悬殊过大,特别是面向市场的终端生产环节利润过低,而中介或基础环节利润过高的话,那么,对整个经济发展特别是实体经济将是致命打击。

国家审计署曾于2008年对18个省、市收费公路进行审计调查,其中16个省(市)截至2005年底违规收取通行费150亿元,一些公路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10倍以上……中国的收费公路甚至已沦为公路私用,恶化民生的推手,难怪舆论对偷逃过路费的犯罪分子“恨”不起来,却将愈发不满的仇恨和鄙视的矛头对准对中国各种公路的乱收费。

运输业主的主要成本负担在三个环节:一是油价,高运输成本中的油价支付给了垄断油企;二是公路的各种缴费和罚款,支付给了行政性的国有公路管理公司;三是交通运输行业中的巨额腐败成本。当下,中国运输业的一大部分利润都被经营高油价的垄断油企和高收费的国有管理部门拿走。高油价、高收费、高额罚款都是政府行政手段垄断定价所为,行政垄断手段和腐败侵蚀了整个国民经济和大众的利益。

我国交通运输业存在的高收费、高额罚款、高油价、高腐败成本等问题正在扼杀初级产品生产者和最终消费者,盘剥了终端产业的利润,恶化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关系。无法想像二千多年前就已经实现了“车同轨、书同文”的国家,公路竟然被切割成如此细密的无数碎片。

根据国家审计署对高速公路的审计报告测算,全国收费公路超过19万公里,国家正式批准的收费站有6千多个,平均30公里有一个收费站;但据google地图统计,全国收费站是86053个,二级以上公路353306公里,平均不到4.0公里就有一个收费站,收费公路里程可环绕地球四圈半。每公里收费接近千万,每米收费接近万元,堪称是举世罕见的暴利产业,地方官员的第二银行。与此同时,设站收费可以解决公路管理部门的许多问题:如资金、人员。这样,一部分道路尽管勉强、不合规定甚至违法,也都被做成了收费公路。此外,对收费公路特别是高速公路融资,一直是各商业银行争抢的一块“香饽饽”。因为公路在本质上的公共属性,不论经营成什么样,终会由公共财政兜底,不存在风险。

中国高速公路变成了高价公路,中国的公路已不再是公路,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私路。虽已开征了“燃油税”,但全国各地的收费站不仅还岿然不动,而且还有越建越多的趋势,既得利益集团死保一批收费站,行车人负担增加,进而最终恶果既使政府承诺失言、执政党公信力威信扫地又使其民心民意丧失殆尽。

上一条:华泰汽车前景解读 下一条:欲破品牌瓶颈 现代起亚再战B级车